当前位置:首页>教育前沿>

科技界领军人物:中国基础研究要弯道超车更要另辟蹊径

科技界领军人物提议——我国基础研究不仅要“弯道超车”更要“另辟蹊径”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张茜“中国学者应该更自信一些。过去我们叫‘弯道超车’,我觉得这个词有局限性,最好是叫‘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谈及基础研究发展问题,南开大学校长……

专题: 小孩太调皮好动怎么办 教育部中小学普法网 教师教育研究生考什么 教师教育论坛 

科技界领军人物提议——

我国基础研究不仅要“弯道超车”更要“另辟蹊径”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张茜

“中国学者应该更自信一些。过去我们叫‘弯道超车’,我觉得这个词有局限性,最好是叫‘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谈及基础研究发展问题,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近期就科技工作进展与成就有关情况举行的发布会上说。

他的这一提法,受到在场的科技部部长万钢、清华大学副校长薛其坤、世界工程组织联合会候任主席龚克,以及中国科学院空间科学先导专项首席科学家吴季等人的赞同。在几位科技界领军人物的共同推敲下,最后大家提议中国基础研究发展的模式应该是“另辟蹊径”。

此次发布会上,记者针对“解决我国原始创新能力薄弱现象”抛出了一个犀利的问题,现场各领域专家争相应答。

国际著名实验物理学家薛其坤首先发言表示:“前沿基础研究是实现原始创新的主要或者最重要的途径之一。” 他认为,基础研究的发展离不开国家、政策层面持续和稳定的支持;同时,良好的学术评价机制也是激励科研人员的重要保障,考虑到基础研究不确定性大的特点,在争取成功的同时,也需要探索应对“失败”的机制;第三,要加强高精尖试验技术的支持,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薛其坤话音刚落,长期从事空间科学卫星和分布式成像探测技术研究工作的吴季立刻补充说:“要进一步加强由政府主导、有组织的定向基础研究。这其中包括地面大科学装置和科学卫星等。”

吴季得出这一结论是有根据的。他的团队最近就100余年来诺贝尔物理学奖成果的来源做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1990年以后,由大科学装置支撑的诺贝尔物理学奖比例高达48%。这项调查结果也很好地印证了薛其坤的观点。

坐在离吴季不远处的免疫学专家曹雪涛经常参加科技项目评审工作,他观察,目前国家对于科技创新的认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国外同行也认为中国基础研究发展之快令人“难以置信”。

曹雪涛说:“中国学者应该达到别人所达不到的制高点,然后在这个制高点上发出中国声音,产生原创性的成果,带动中国的高新技术应用研究。”

发现了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的薛其坤听了这个新描述兴奋地说:“对,我更喜欢‘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在目前我国的量子科学研究中,我认为最重要的科学发现是量子反常霍尔效应,这就是因为我们有了别人没有的利器,发展了自己的工具,这靠弯道超车是超不上去的,得靠原始创新能力的提高。我们需要的不单单是‘弯道超车’,而是……”

坐在薛其坤旁边的吴季看他激动得一时语塞,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补充说:“不是‘弯道超车’,而是‘另辟蹊径’。” 全场记者都被这一幕逗笑了。

坐在中间的万钢也笑着说:“科学家们的讨论很有意思。实际上弯道超车是指在跟随并行的动态过程中进行超越。但是对于基础研究,还有一种说法,叫‘换道超车’,换道就是另辟蹊径。”

如何另辟蹊径呢?

万钢说,国务院近期印发的《关于全面加强基础科学研究的若干意见》,是我国对全面加强基础科学研究的第一个政策性指导文件,这标志着中国正在逐步走向科技强国的道路。

万钢介绍,该文件的形成源于去年两会,当时有90多位全国政协委员提出了关于加强基础研究的问题,成了全国政协的1号提案。其后科技部牵头专门召开了为期3天的关于全面加强基础研究的“香山科学会议”,如今,当时各位专家的共识落实到了工作部署当中。

本文关键字: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