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四人帮”在学术界犯下的累累罪行

人民网>>文史>>中国近现代史细数“四人帮”在学术界犯下的累累罪行丁磐石2011年11月16日08:32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字号 大中小】        微博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推荐至人民微博:用户名: 密码:  ……

专题: 四人帮的目的是什么 四人帮的后人 历史上真正的高平陵 关于历史人物的手抄报 

人民网>>文史>>中国近现代史

细数“四人帮”在学术界犯下的累累罪行

丁磐石

2011年11月16日08:32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字号 大中小】        微博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推荐至人民微博:用户名: 密码:  看看微博
    著名经济学家孙冶方则沉重地指出,经济学界是陈伯达等下手最早、摧残最狠的领域。1958年,陈伯达、张春桥刮起了否定商品生产、价值规律和按劳分配的“共产风”,我们经济所对此强烈地表示异议。于是就触犯了他们,使他们怀恨在心。

    延伸阅读:

         张思之口述:审判“四人帮”,我为异端辩护

        “四人帮”在毛主席遗体问题上发难:欲借死人整活人?

        毛泽东最后一次长篇讲话:认为“四人帮”的问题不大

        华国锋粉碎“四人帮”是没有遵照毛泽东的决策

 

    本文节选自《同舟共进》2008年第7期文章《忆一个座谈会和》。《同舟共进》授权发布,请未获得授权的媒体直接与同舟共进杂志社联系

2008年是改革开放30年。在纪念这个伟大的历史转折之际,我们中国社会科学院许多老学者都谈到我院当年所起的促进作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前身是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1976年秋,“四人帮”被粉碎了,翌年5月,哲学社会科学学部从中国科学院分离出来,成为独立的研究机构,定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胡乔木任院长,邓力群和于光远任副院长。1978年2月20日至2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召开了揭批“四人帮”炮制的“两个估计”的座谈会。“两个估计”就是“四人帮”把新中国建立以来17年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说得漆黑一团,把广大的哲学社会科学学者说成“反动”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意图篡改马克思主义,以顺利地实行封建专制主义。为开好这个会,胡乔木指示说,揭批“四人帮”应该多下功夫,应该讲得深些。他鼓励大家解放思想,大胆讲话,要在要害方面多提建议。

我于1978年初调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任办公厅副主任、院写作组副组长,有幸参加这一盛会。座谈会由邓力群主持,除已任副院长的于光远外,还有将任副院长的周扬、许涤新等学术泰斗和知名学者。会议很隆重,发言热烈而深刻,我耳闻目睹,深受教育、鼓舞。事后新华社发了电讯,《人民日报》两次以整版篇幅摘登了多位到会名学者的发言,并发表了评论。在这里,我根据《人民日报》的报道和我的回忆作些介绍,谈谈我的感受。

座谈会:学术名家炮轰林彪、“四人帮”

这次座谈会一开始便宣读了郭沫若的书面讲话,题目是“在理论工作上要有勇气”。郭老说:“开这个座谈会非常及时,也非常重要。在理论工作上一定要有勇气。只有这样,我们的哲学社会科学才能有生气和兴旺起来。”

郭老的这一书面讲话,鼓励了到会者大胆发言。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历史学家黎澍指出,“四人帮”和林彪、陈伯达乃至王、关、戚之流都是用“两个估计”来对待科学和文化工作的。陈伯达对北京大学师生代表说:“文科要不要,可以考虑。”甚至还说:“中国人还学什么中国语言这门功课,我看可以取消”;“我看历史系一点也没有用,历史系要不要,要考虑。”戚本禹则说:“知识越高可能越不革命。”张春桥说得更露骨:“宁可全国都变成文盲。”1966年,“四人帮”还偷偷摸摸地撤销了我国有名的重点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对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这样重要的理论研究机构,“文革”一来,陈伯达就指使关锋、戚本禹之流盘踞在这里,煽起打砸抢的歪风,大大损害了学部的名声。这表明这些假马克思主义者对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威力深感恐惧,必将这些理论文化机构加以破坏而后快。在哲学研究上很有成绩的中年学者邢贲思也在发言中揭露“四人帮”及其党羽公然禁止科研人员搞业务,致使许多课题的研究因此中断了10多年,造成了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重大损失。

大搞封建专制主义必然推行愚民政策、蒙蔽主义,扼杀文化教育、学术研究事业。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对此有深切的体会。他以“语文教学中两个迫切问题”为题发言说:“‘四人帮’炮制‘两个估计’的反动实质是反对文化,反对知识,提倡愚昧无知,以利于他们篡党夺权。”高等院校的语文教学因此遭到严重摧残,中文系的“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课都被取消了。这样闹腾的结果是,毕业的学生多数知识缺乏,文理欠通,难于工作;教这些课的教师则被迫改行,有的去打杂或被下放,有的被勒令退休。

“四人帮”给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制造了种种“罪名”。文学名家冯至以“‘大’、‘洋’、‘古’是罪名吗?”为题说,“四人帮”给原哲学社会科学学部加了不少罪状,有两大条是“封资修盘根错节”、“大洋古根深蒂固”。他们用这两条罪状把学部的全部工作都否定了。其结果使人不敢碰“古”,因为“古”是“封”;也不敢碰“洋”,因为“洋”是“资”;甚至现状和理论也不敢碰,因为这都会涉及“修”;也不敢写大部头的书,因为“大”也是罪名之一。最后是什么也不能搞。我们要问:“古”要不要研究,“大”是不是有罪?一部著作的学术价值,不能用大小来衡量。精辟而深刻的研究,写得短一些,是更受人欢迎的;相反,内容空洞的大书往往被人厌弃。但是写一部以丰富资料为基础、总结本学科成就并有所发展的著作,或一部综合性的、范围比较广泛的多卷本的大书,这种“大”不但没罪而且有功。

著名经济学家孙冶方则沉重地指出,经济学界是陈伯达等下手最早、摧残最狠的领域。1958年,陈伯达、张春桥刮起了否定商品生产、价值规律和按劳分配的“共产风”,我们经济所对此强烈地表示异议。于是就触犯了他们,使他们怀恨在心。1964年,“四清”运动中,陈伯达全面否定经济研究所的工作,说我们搞的是修正主义,说我个人是“中国最大的修正主义者”。“文革”的风暴袭来,陈伯达和“四人帮”一伙更在经济所推行一条“斗、批、散”的方针,要全体工作人员待命分配,准备解散。有一段时间,他们还在经济研究所掀起烧书、卖书的恶浪,搞得人心惶惶,致使这个所瘫痪长达12年之久。

“文革”开始后不久,孙冶方就被捕入狱。他在1951年就查出患有肝部疾病,狱中的艰苦生活更使他的身体健康深受摧残,但他坚持科学真理,不屈不挠。为了那些还留在自己脑子里的学术观点能见天日,在7年的监狱生活中,他先是以要写大的揭发材料为名,向监狱长要了好多张纸,以《我与经济学界一些人的争论》为总标题,写下洋洋三万言的科学论述。后来要不到纸张了,他就以默念的特殊方式,为他的经济学重要著作《社会主义经济论》打了85遍腹稿,这是何等惊人的意志!

(责任编辑:张淑燕)

相关新闻“四人帮”垮台的消息是怎样从中央传播到民间的?1976年群众力讨“四人帮”:谁反对周总理就打倒谁!“四人帮”恶毒诬蔑邓小平:江青的话使毛泽东震怒“四人帮”中姚文元最后离世 墓碑上只写了妻子名字“四人帮”在毛主席遗体问题上发难:欲借死人整活人?华国锋粉碎“四人帮”是没有遵照毛泽东的决策揭秘:“文革”期间中南海的两次秘密抓捕行动华国锋粉碎“四人帮”为何偏偏倚重叶剑英?1976年,华国锋和叶剑英怎样联手抓捕"四人帮"? 1976:我负责的“四人帮”抓捕行动张思之口述:审判“四人帮”,我为异端辩护未能喊出的正义:张志新冤案中的大秘密走出秦城的周扬:党走过的弯路不只是毛主席和"四人帮"的错毛泽东最后一次长篇讲话:认为“四人帮”的问题不大关于华国锋的若干史实康生策划文字狱株连上万人 习仲勋丢官被审查姚文元故意删除三个字 捏造“毛主席临终嘱咐”亲历1977年秦城监狱,数数江青犯下的六宗大罪为搞到整人材料 江青把叶剑英六个子女投进监狱毛泽东眼中比林彪还厉害的人林彪精心制造一颗“原子弹”置罗瑞卿于死地?“文革”炼狱使张爱萍顿悟:是毛泽东那里出了问题!1950年,胡志明徒步17天秘密来中国向毛泽东请将开国少将受审时公开承认要杀害毛泽东贴身卫士回忆赫鲁晓夫那些“糗事” 刘伯温的“谋臣”悲剧:一厢情愿想做“帝王师”田家英自杀的真相中英谈判剑拔弩张:撒切尔夫人盛气凌人激怒邓小平毛泽东为何抛弃给他当了将近20年秘书的田家英?扎哈罗夫:一战中最神秘富有的军火商康有为等维新党人怎会邀请袁世凯入伙“围园劫后”?吴晗成为中共信赖的朋友,胡适叹惜"走错了路"陈寅恪蒙难记:怕日兵叩门索花姑娘被迫数次搬迁

【刘琨一曲胡笳救晋阳】当时的晋阳因屡遭匈奴蹂躏,官府建筑全都被焚烧一空,尸横遍野。一次,数万匈奴士兵将晋阳围困,刘琨一面严密防守,一面修书…更多

【毛泽东想退下来当大学教授】1957年4月,毛泽东对伏罗希洛夫说:我一天也不能离开工作岗位,不能断。情况天天都在变化,离开了就不了解,工作就会…更多

本文关键字: 四人帮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